首页 历史 人物 正文

创作手记:插画艺术家谈一本图画书的诞生

2017年12月08日 08:03:16  来源:北京晚报  编辑:叶子
举报

五年前,一个阳光明媚的秋天,我推着小儿子扁豆的婴儿车出去散步。在英国乡间光秃秃的枝桠间,不时能发现几只可爱的小松鼠忙上忙下地收集树上的果子。

《口袋里的雪花》

(英)瑞秋·布莱特 著

郁蓉 绘

接力出版社

为了这群勤劳可爱的小松鼠们,我创作了几幅关于秋天的小松鼠的画。谁知,点灯人(Walker Books)的编辑老朋友们看到了,很兴奋地告诉我,她们想挑出一只小松鼠来做一本图画书。《口袋里的雪花》这本书的种子就在这时种下了。

于是,我选出了一只小松鼠,开始按照我家扁豆的样子给他创造迎接冬天的生活:穿衣服、造房子、捡松果、找朋友、做游戏……带着这一系列创作的图,我去伦敦见了点灯人的出版人迪尔德丽·麦克德莫特(Deirdre McDermott)。大家从聊家常、聊孩子开始,喝喝茶说说话, 工作也就在不知不觉之间谈好了。

半年后,责编玛丽亚·唐尼(Maria Tunney)给我发来了一份文字稿,告诉我,她们经过深思熟虑,找了一个和我的插画相得益彰的文字作者瑞秋·布莱特(Rachel Bright),她对我创作的小松鼠角色很喜欢,并有感而发写下了一个故事。故事讲述的是住在森林里的一对好朋友--大熊和小松鼠。一个简单又温馨的故事,给孩子们讲述一种人人都可以拥有的但又不被我们时时珍惜的幸福和爱。这个故事感动了我!

我快乐地签下了合同,开始了做《口袋里的雪花》的第一步。文字作者和文编继续打磨文本,做好分页。而我的工作是先设定好书中角色形象:小松鼠和大熊。美编的工作是按照故事去设定开本、页面、字体等。

关于角色的形象创作,两个编辑包括出版人都给了我明确的方向。小松鼠的定位大概是3岁左右的小孩,大熊是定在老爷爷的年龄段。那么他们的身体比例如何设定才是孩子们最容易接受的呢?我的美编是点灯人的艺术总监贝丝·艾维斯(Beth Aves),她和责编玛丽亚·唐尼与我商量时建议,小松鼠从脚到耳朵尖的的高度差不多到大熊的膝盖,这样的比例让他们俩交流和活动时都很方便,也很容易表达出朋友之间相互依偎的温暖真情。

角色有了眉目,文编发来了文字的分页,美编按照文编的分页,寄来了她设计的只有文字的实际尺寸的样本。这个样本从封面、环村,到封底,都已经有了基本构思并且排版了文字的位置和大小,让我有对整本书有了大体的了解。我创作了2-3幅小彩稿以便确定这本书的插画风格,同时也准备整本书页面的小豆腐块稿,一边自己统筹整本书的画面构思设计,色调等等。

等我准备了大部分的小彩稿后,又到了大家见面会谈的时候了。这次是在暑假,孩子们跟着我一起去了伦敦。因为是做给孩子们看的图画书,他们和我一起去开会,成了理所应当的事。孩子们拜读出版社的各类书籍,我和编辑们讨论画稿。开会前,文编和美编先沟通,列好建议。编辑们从来不会直接告诉我如何改进,即使有很明显的问题,她们也是委婉地提议,然后让我自己思考领悟,给我自由选择的空间。由于她们的建议总是有一个好理由隐藏在后面,我转了几个弯到最后总会心服口服地接受。整个团队对角色塑造极其严谨,对整个故事的把握更可想而知了。

到这个阶段已经是我创作小松鼠的第五年了,我最享受的那步终于等到了!在接下来的半年里,我美美地剪纸做大熊和小松鼠,画春天茂密的森林和苏醒的动物,秋天色彩缤纷的树,冬天里的五彩雪花……就好像是在童话世界里尽情地游玩。

美编耐心地等待我每幅完工的插图,然后去整理排版文字,选择不同字体以及字体的颜色等等,也开始用不同的纸张试着打样。因为我做插画用的剪纸都很精致,她决定所有的插画在英国本地扫描打样,虽然成本会比一般寄去印刷公司要高很多。

最后一步应该是封面封底的设计了。这一步的复杂我一开始没有料到。点灯人出版社在美国、澳洲都有办公室,他们有专门懂得市场营销的部门负责参与每本书的封面设计。原因是要根据不同国家读者的口味设计不同封面,要让读者一下通过封面了解到故事里想要传达的爱,要在同时出版的书中脱颖而出……

这个故事最早的灵感是我带孩子出门散步时产生的,当时,他正在学校里学习如何写连起来的英文字母。当出版人建议我是否可以用剪纸创作文字时,我家扁豆的新手艺派上用场了。封面和扉页的字母都是他帮我即兴写的,然后由我剪出来。孩子无拘无束的随意书写,是我们这些受过正规训练的大人们很难找回的纯真。

创作过程中,我的孩子们时不时地到我的画室张望,看着我挂在拉线上的插画指手画脚。他们经常在不经意间给我小灵感呢。在完成了所有的正稿后,我会把所有的画摊放在地上,让孩子们和先生自由选择添上他们的“画龙点睛”之笔。一家人的幸福温暖全藏在了我的书里。

我读本科时,尚不知学了艺术要做什么,只是内心喜欢。我读研究生时,因为得到了导师昆丁·布雷克(Quentin Blake)爵 士的欣赏和引导(昆丁·布雷克是英国著名儿童作家和插画家,英国第一位儿童桂冠诗人)以及点灯人出版社的青睐,开始做图画书。我做了妈妈后,有了三个孩子的陪伴和启发,真正喜欢上了做图画书。从某种意义上说,做图画书是一种无私的奉献, 一种基于对孩子们的真爱而不计名利的付出。在此期间,我的创作也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和读者的尊重,从心底里有一种荣誉满足感。

回想起来,《口袋里的雪花》的五年创作过程,历历在目,一个越打磨越闪光,艰辛漫长的过程。每每看着拿在手上的打样书,我心里充满了温暖和感激。

郁蓉,英国皇家艺术学院硕士,其创作的图画书均以剪纸和铅笔素描相结合,风格独树一帜,曾荣获第24届布拉迪斯拉发国际插画双年展会金苹果奖。

五年前,一个阳光明媚的秋天,我推着小儿子扁豆的婴儿车出去散步。在英国乡间光秃秃的枝桠间,不时能发现几只可爱的小松鼠忙上忙下地收集树上的果子。

《口袋里的雪花》

(英)瑞秋·布莱特 著

郁蓉 绘

接力出版社

为了这群勤劳可爱的小松鼠们,我创作了几幅关于秋天的小松鼠的画。谁知,点灯人(Walker Books)的编辑老朋友们看到了,很兴奋地告诉我,她们想挑出一只小松鼠来做一本图画书。《口袋里的雪花》这本书的种子就在这时种下了。

于是,我选出了一只小松鼠,开始按照我家扁豆的样子给他创造迎接冬天的生活:穿衣服、造房子、捡松果、找朋友、做游戏……带着这一系列创作的图,我去伦敦见了点灯人的出版人迪尔德丽·麦克德莫特(Deirdre McDermott)。大家从聊家常、聊孩子开始,喝喝茶说说话, 工作也就在不知不觉之间谈好了。

半年后,责编玛丽亚·唐尼(Maria Tunney)给我发来了一份文字稿,告诉我,她们经过深思熟虑,找了一个和我的插画相得益彰的文字作者瑞秋·布莱特(Rachel Bright),她对我创作的小松鼠角色很喜欢,并有感而发写下了一个故事。故事讲述的是住在森林里的一对好朋友--大熊和小松鼠。一个简单又温馨的故事,给孩子们讲述一种人人都可以拥有的但又不被我们时时珍惜的幸福和爱。这个故事感动了我!

我快乐地签下了合同,开始了做《口袋里的雪花》的第一步。文字作者和文编继续打磨文本,做好分页。而我的工作是先设定好书中角色形象:小松鼠和大熊。美编的工作是按照故事去设定开本、页面、字体等。

关于角色的形象创作,两个编辑包括出版人都给了我明确的方向。小松鼠的定位大概是3岁左右的小孩,大熊是定在老爷爷的年龄段。那么他们的身体比例如何设定才是孩子们最容易接受的呢?我的美编是点灯人的艺术总监贝丝·艾维斯(Beth Aves),她和责编玛丽亚·唐尼与我商量时建议,小松鼠从脚到耳朵尖的的高度差不多到大熊的膝盖,这样的比例让他们俩交流和活动时都很方便,也很容易表达出朋友之间相互依偎的温暖真情。

角色有了眉目,文编发来了文字的分页,美编按照文编的分页,寄来了她设计的只有文字的实际尺寸的样本。这个样本从封面、环村,到封底,都已经有了基本构思并且排版了文字的位置和大小,让我有对整本书有了大体的了解。我创作了2-3幅小彩稿以便确定这本书的插画风格,同时也准备整本书页面的小豆腐块稿,一边自己统筹整本书的画面构思设计,色调等等。

等我准备了大部分的小彩稿后,又到了大家见面会谈的时候了。这次是在暑假,孩子们跟着我一起去了伦敦。因为是做给孩子们看的图画书,他们和我一起去开会,成了理所应当的事。孩子们拜读出版社的各类书籍,我和编辑们讨论画稿。开会前,文编和美编先沟通,列好建议。编辑们从来不会直接告诉我如何改进,即使有很明显的问题,她们也是委婉地提议,然后让我自己思考领悟,给我自由选择的空间。由于她们的建议总是有一个好理由隐藏在后面,我转了几个弯到最后总会心服口服地接受。整个团队对角色塑造极其严谨,对整个故事的把握更可想而知了。

到这个阶段已经是我创作小松鼠的第五年了,我最享受的那步终于等到了!在接下来的半年里,我美美地剪纸做大熊和小松鼠,画春天茂密的森林和苏醒的动物,秋天色彩缤纷的树,冬天里的五彩雪花……就好像是在童话世界里尽情地游玩。

美编耐心地等待我每幅完工的插图,然后去整理排版文字,选择不同字体以及字体的颜色等等,也开始用不同的纸张试着打样。因为我做插画用的剪纸都很精致,她决定所有的插画在英国本地扫描打样,虽然成本会比一般寄去印刷公司要高很多。

最后一步应该是封面封底的设计了。这一步的复杂我一开始没有料到。点灯人出版社在美国、澳洲都有办公室,他们有专门懂得市场营销的部门负责参与每本书的封面设计。原因是要根据不同国家读者的口味设计不同封面,要让读者一下通过封面了解到故事里想要传达的爱,要在同时出版的书中脱颖而出……

这个故事最早的灵感是我带孩子出门散步时产生的,当时,他正在学校里学习如何写连起来的英文字母。当出版人建议我是否可以用剪纸创作文字时,我家扁豆的新手艺派上用场了。封面和扉页的字母都是他帮我即兴写的,然后由我剪出来。孩子无拘无束的随意书写,是我们这些受过正规训练的大人们很难找回的纯真。

创作过程中,我的孩子们时不时地到我的画室张望,看着我挂在拉线上的插画指手画脚。他们经常在不经意间给我小灵感呢。在完成了所有的正稿后,我会把所有的画摊放在地上,让孩子们和先生自由选择添上他们的“画龙点睛”之笔。一家人的幸福温暖全藏在了我的书里。

我读本科时,尚不知学了艺术要做什么,只是内心喜欢。我读研究生时,因为得到了导师昆丁·布雷克(Quentin Blake)爵 士的欣赏和引导(昆丁·布雷克是英国著名儿童作家和插画家,英国第一位儿童桂冠诗人)以及点灯人出版社的青睐,开始做图画书。我做了妈妈后,有了三个孩子的陪伴和启发,真正喜欢上了做图画书。从某种意义上说,做图画书是一种无私的奉献, 一种基于对孩子们的真爱而不计名利的付出。在此期间,我的创作也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和读者的尊重,从心底里有一种荣誉满足感。

回想起来,《口袋里的雪花》的五年创作过程,历历在目,一个越打磨越闪光,艰辛漫长的过程。每每看着拿在手上的打样书,我心里充满了温暖和感激。

郁蓉,英国皇家艺术学院硕士,其创作的图画书均以剪纸和铅笔素描相结合,风格独树一帜,曾荣获第24届布拉迪斯拉发国际插画双年展会金苹果奖。

跟贴 0
参与 0
发贴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E都市立场。

加载更多评论